pia的一下就碎了

你好我是九灯!
没话讲了。

发现竟然有捏鸟软件,太可爱了。随手捏个惩戒。
软件:bird wallpaper。

自用。
翻了一下发现系统相册快炸了,打算暑假之后陆续把沙雕脑洞搬到lof上来……

我原本拥有a的身份,也认为自己就是a。
但由于某些原因,我被迫舍弃了a的身份,伪装成b。但我的内心仍然是a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逐渐习惯了作为b而生活,举止与内心早已和b完全相同。
且我无法(或是很难)重新作为a而活着。
但在我的概念中,即使我拥有b的身份与生活,即使我的举止心理与b完全相同,我仍然是a。
我察觉到了这个现状,于是我感到困惑:
现在我到底是谁?

以上,文中的我并不代表我本人,只是作为一个较合适的人称代词来使用。

就觉得毒蛇站姿又骚又很眼熟……(

少有的一见钟情的角色,呜呜呜我吸蛇吸爆……!!

【OS】想不出标题该写啥

大概是OS的垃圾短篇 可能之后有三轮 (。
实在饿得慌,不得已只好割点腿肉充饥。
第一次尝试写同人就给OS了,希望憋嫌弃我的小学生文笔(暴风哭泣。


不,不对,不应该是这样。
他总能理智而冷静地应对突发事件,但……
他从没想过会是现在这种情况。

午夜的郊区,横尸遍地。
slendy背靠一棵枯木,平时整洁优雅的黑色西服也有些凌乱,还隐隐沾染了些许血迹。仿若困兽一般,slendy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对峙着身前那人——他的弟弟,offendy。人类的枪支弹药对slendy如同挠痒痒一般,手臂的刺痛已然消去,只有腿部的酸软无力提醒着这位怪物——他大意了。
offendy双手插兜面对着他,银白月光勾勒出他那十分讨妹子喜欢的健硕身形。slendy只能隐约看见那个轻浮又浪荡的混蛋弟弟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。
“哟哟slendy,我亲爱的哥哥,”他向slendy迈了几步,裂开嘴露出如同匕首般的利齿,以捕食者的姿态向他的兄长缓缓靠近,洁白触手悄无声息地从背部发散开,“伟大的家族继承人不是向来小心谨慎吗?没想到有朝一日你也会被人类的破烂打伤啊哈哈!噢,你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……我忽然间有些好奇这些小虫子对子弹做了什么手脚。”
slendy沉默了一会,无视offendy语气中的嘲讽:“……你的目的是什么。”
“啥,目的??喂喂slendy,你的神色好像有点不太对啊。难道你以为我要在这里把你咔嚓了,然后好取代你成为家族继承人吗?屁,老子才不稀罕什么狗屁家族嘞!等等老哥,你跟我朝夕相处这么久难道还不知道我真正想要的东西吗?!好难过……”offendy撇了撇嘴,装出一份楚楚可怜的表情。
slendy显然不吃他这一套,但好在这样看来,威胁就基本排除了。人类的那颗子弹不仅让这位高瘦的超自然生物有些站不稳,也让他的脑子开始有些混沌,他没空思考为什么offendy没有收起触手,仍然散发出充满压迫感的气息。
待在外面非常不安全,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。他摇了摇脑袋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:“……没什么要事的话我走了。”重新系好领带,slendy直接迈开脚步经过offendy,却被细长的触手揽了回来。
“老哥别急着走啊,我来找你另有目的。”
“我是说过我不想当继承人,但我可没说过我不想吃掉继承人啊。”

slendy从未想过某一天他会成为别人的猎物,而狩猎者不是别人,就是他的弟弟,offenderman。